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资讯

徐石这十年:一道风景一幅画

2014/5/26 9:13:14      点击:

无论是理想主义的激情洋溢,还是遵循商业规律的现实稳重都不足以描述致远软件董事长徐石给我的完整印象。从他那“言必称哥们儿”的沟通方式,“满眼皆协同”的事业追求,或者从他研读老子著作的感悟和追寻协同思想源泉的执著,徐石给我们传递的其实是一种意境,一个气场,是一股由内而外的感染力!

    从2002年奋斗至今的致远软件的确给不少中国软件企业一种原生态生长的范例,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侧面读出不同的味道。但支撑其成长的必然是人称“老徐”的徐石董事长和他的团队所构建的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和人生哲学。这十年来,徐石和致远软件给我们亮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正徐徐展开,一幅更宏伟的画卷逐渐清晰起来。其意境正如徐石所喜欢的、五代后梁布袋和尚所写的一首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方向选择:手把青秧插满田
    当我们手把青秧面对一片水田的时候,难免都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守住这片“水田”也就把握住了未来,而满把“青秧”的自信总会让我们有英雄终有用武之地的壮志豪情。方向很多,选择也很多,考验的就是你把握方向的能力。
    做过代理,做过系统集成,还做过合资公司,徐石亲历了中国IT业的很多角色;在西南航空的软件开发和攀枝花政府一站式办公系统的收获也曾让人心潮澎湃。拥有一身“武艺”的徐石和他的创业团队究竟往哪个方向发展委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到北京去,做全国市场。”做出这个决定对徐石来说不算太意外,因为他心中的这块“水田”早已不是成都或四川的区域市场,而是要“插满青秧”的全国市场。“聚焦协同工作管理”的决定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结果,现在看来,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有“聚焦”就意味有放弃,这点道理易懂难做。
    应该说,2002年前的徐石在市场方向上的选择已经显示出其颇具前瞻性的思维和果敢。有清醒的思考不容易,能把思考成熟的决定坚持做下去就更不简单了!不仅如此,与用友公司的合作更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决定。感性的徐石把2002年3月15日与用友合作签约仪式的这一天定为了致远软件公司的生日,把最初的办公地北京友谊宾馆看作是其事业起步的发祥地!在公司十周年庆的大喜日子里“重回故里”,让客户、合作伙伴以及一直伴随左右的“老员工”们在这里欢聚一堂,重温旧日的激情。
    有人说,在和用友合作的众多公司中,致远是发挥其最大协同效应的一家。为了能在更大的平台上、让更多的人“手把青秧”,致远软件不惜以“用友致远”作为公司名称,让用友品牌在其初创期起到了巨大的广告效应。而产品互补的特性让更多的用友销售精英和渠道伙伴们成为致远软件最初的销售管道。这无疑非常聪明的一招,以至于不少业内同行和用户一度把“用友致远”当成是用友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这也曾让徐石在不少交流场合中费了一些口舌正本清源,强调自己才是致远公司的大股东!事实上,这点“误会”无伤大雅。2009年,用友集团以千万余资金再次增持“用友致远”5%的股份,可见用友集团从致远软件的参股合作中也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一个以销售协同工具的软件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为了实现企业的战略目标和价值,在企业内部、合作伙伴和客户之间形成了非常充分的协同互动,这大概也算是最朴素的最佳业务实践(Best Practice)了。
    2010年,在用友新一轮的发展阶段中,不少“用友系”的子公司都纷纷启用新的公司名称,以凸显其专注的业务品牌,产权结构也更加明晰,“用友致远”也终于回归到“致远软件”,开启了一个新的发展历程。
    战略纵深:低头便见水中天
    有一句名言:只管低头推车,不管抬头看路。在那个特定的年代,有人借此来批判那些只管具体干事,而没有政治立场的人。用今天的商业语汇来说,只管低头推车的蛮干的确有失去方向的忧虑。IT教父柳传志在一次采访中也特别强调,“不弄对方向,光努力是不行的”。
    “低头便见水中天”的意境则不同。尽管“低头插秧”,忙于具体事务,但依然可以看见“水中天”,也就是事业的全部。说明企业可以在忙于具体事务的同时,依然不忘布设大局。
    徐石以“人”和“事”来划分企业所面临的两类事务,并且以独具中国特色的太极图案来表示,而连接这两部分的就是“协同”,并且以更加密切的关系来体现“协同”和“人”之间的不可分割的关联性。从海外并没有形成洪流的Collaborative Software(协同类软件)的功能分析到百年来的企业管理思想的梳理,从老子、庄子等诸多先贤思想到信息技术对协同理论的支持和贡献,致远一直在挖掘协同管理的思想渊源,构建一个逻辑清晰的理论基础。致远协同研究院更是以《协同管理导论》的鸿篇巨制来证明和发现人类对协同境界的原生态渴望,针对现实需求,发出“人类失去协同,世界将会怎样?”的感叹。
    事实上,强调“以人为本”的中国传统文化似乎更在意把“人”看作是一个有感知的“关系动物”,在习惯把人看成是一种资源的西方管理文化中,就事论事的思维模式已经把关于业务处理的流程和协同关系融化在ERP、Workflow等他们认为符合标准规范的软件中了,这对缺乏流程整理的中国企业管理文化无疑是一个最大的补充。不过,“人”不仅仅是资源,更是最大的生产资本,通过理顺人与人、人与组织、人与资源的协同关系,充分发挥“人”能动性的这套理论,是对以西方模式为主的管理范式的最大完善。
    在徐石看来,协同的完整图景绝不仅仅是门户、表单、流程、报表这么简单,除了协同工作平台以外,完整的协同架构还应包括统一通信、数据交换套件、ERP整合组件和企业社区协同套件,最终形成一个网状的、立体的、多维协同互动的结构。徐石认为,企业经营的本质就是,从人开始建立一套管理规范和运营体系,再逐步形成特色鲜明的企业文化,其核心仍然是创造价值,为股东、员工,也是为社会创造价值。
     “我很庆幸,互联网第三次革命的这班列车开到了我的边上,而我们已经有所准备。协同这件事情的发展空间很大!” 每当跟我提起企业2.0、社会化网络、云+端等最新技术和应用交织而成的那幅美好画卷,徐石兴奋的表情让我印象深刻。以M1产品为核心的移动解决方案更是致远在2012年的推广重点,“灵动管理,智慧协同”的全国巡展已经拉开帷幕。
    竞争策略:六根清净方为道
    与财务软件类似,由办公软件起家的协同软件行业也基本上以国内企业唱主角,而且同类公司的数量不少。谁能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中脱颖而出,就取决于采取何种竞争策略了。
    在各行各业,都有企业想另辟蹊径,希望一举便可大获成功,追求短期的市场效应。 而致远,没有迷失在过度营销的幻影中,特别是徐石,他的低调算是另一个极致。在大部分的公开场合,你能看见的是张屹、胡守云、刘古权、文杰等高管团队的频频亮相。在搜索引擎中,“致远徐石”的条目也并不多见!“想出名还不容易?有的人想通过炒作个人,企业也出名了。但没有一个完整的团队,没有坚实的产品基础,没有客户的口碑,还是不会长久的。”清醒的徐石不是在表现谦虚,而是“六根清净”的淡定,他把研究对手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协同理论的研究、产品的打磨和与客户的协同互动中了。
    徐石清楚,很多时候,太过关注竞争对手,包括那些内心不忿的“捣乱者”,可能反过来对自己造成的创伤更大!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物理现象相仿。而淡然处之、“六根清净”可能会使对手的打击消失在无形之中,对自己则不会造成意外的伤害。在这个时候,类似阿甘一样的“傻气”和执著可能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
    相反,结盟互助的思想比所谓的常规竞争的意识在致远的文化中更加浓厚。相对于ERP等专业性更强的业务软件系统,协同软件几乎适应于所有的组织,包括企业、政府、协会等等,潜在客户更为广泛。面对这么大的市场容量,拼的不是同行,更在于自身的能力!IT厂商、行业协会、媒体沙龙等等各色组织都有可能成为致远互惠互利的合作伙伴。
    如此看来,所谓“最佳竞争策略”,就是自己和自己较劲。这并非是“井底之蛙”的局限,而是更加聚焦于解决自己的问题。所有失败者都不是被对手打败的,最终失败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自己。
    厚积薄发:退步原来是向前
    有人说,董事长应该把精力放在资金战略上,做融资、股改,尽快推动公司上市。而喜欢研读老子著作的徐石似乎有更加透彻的人生感悟,上市并非不是目标之一,但肯定不是终极目标,事业、财富并非人生的全部。
    在致远软件成立十周年庆典上,徐石对外公布了致远未来的几项重要举措:600万的中长期激励计划,用以回报做出重要贡献的管理团队和优秀员工;成立致远学院,推出以人才培养为目标的“青松柏杨计划”;履行致远软件社会责任公约,成立关注公益慈善的彩虹基金。如果说已经腰缠万贯的成功企业家做上述表态的话还可以理解,但对成立仅十年、还处于快速成长阶段的致远来说,却是一个非常“意外”、甚至有些奢侈的举动。而事实上,致远成立至今其实一直积极而低调地履行着其作为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多次组织对贫困地区进行资金、实物捐赠;汶川、玉树遭受特大地震时,致远软件公司组织力量亲自驱车去灾区捐赠物资;与中国国家地理合作,积极参与中国自然保护事业、促进中国野外科学研究的开展,与中国国家地理共同创立了中国第一个科考志愿者生态观察站项目;还先后资助并支持了嫣然天使基金儿童医院、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伴你飞翔大学生就业平台、天使妈妈志愿者项目、王搏爱心计划等项目。
     “与喜欢的人,在喜欢的领域做喜欢的事”是徐石推崇的幸福观。那些看似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举动可能正在为下一次的爆发积蓄能量。正如不断后退的插秧作业一样,“退后”就是向前!很有哲理。
    徐石这十年不仅给软件企业勾画出一道风景,也给其它行业企业的一个参照对象。致远在协同领域的出色表现亮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大协同时代”的美好愿景正让徐石和致远去勾画出更加美丽灿烂的画卷。